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佳妻难腻:明先生只爱风月 > 《她的十六岁,他的十七年》22.他是顾沂南

《她的十六岁,他的十七年》22.他是顾沂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在明雨溪去了洗手间没有多久,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了咖啡厅里,有服务生殷勤的迎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“请问先生几位。”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微笑的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询问着。
  
      “我约了人,5号桌。”司徒沂南淡淡的道,可即便是这一句话,也让那女服务生感受到了一丝威严。
  
      “5号桌在这边,先生请这边请。”那服务员垂下头又殷勤的道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司徒沂南这才跟着他走了过去,便看见向阳一个人坐在那个位置,他走了过去,在向阳的对面拉开凳子坐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向阳看着他半晌后脸上显露出一丝震惊!拍了拍桌面。
  
      “沂南!”他说,其实眼前的顾沂南和十二年前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若不是那张脸还有几分的熟悉,而他此刻就坐在自己的面前的话,他真的认不出来,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顾沂南。
  
      司徒沂南抬眸,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向阳,淡淡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向阳,好久不见!”
  
      “是好久不见了,我都快认不出你了,你和十二年前还真是有好大的变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人总是会变的。”司徒沂南道着。
  
  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事业有成了,当初你不告而别我和谭斌还有何志亮都惊了,又找不到你的踪迹,对了,你当年到底去了哪儿啊?”向阳问。
  
      “出国了,事出紧急就没有和你们打招呼。”司徒沂南就只是简单的对着向阳说了这么一句,又看了看一旁还摆着一个开水杯,应该是还有一个人,询问着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谁?谭斌?何志亮?”
  
      向阳当然知道司徒沂南询问的是什么,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就是那个当初你每天上下学去教室门口等着的学妹,明雨溪啊!还记得那时候我们都在猜他的家庭背景吗?还真的被我们给猜对了,原来她是明润集团的千金小姐,难怪当年在学校闹得那么轰动。”向阳说着,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司徒沂南只是别走深意的笑了笑,伸手招来了一旁的服务生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一杯黑咖啡,不要糖。”他说。
  
      那服务生点了点头,这才转身离开。
  
      “你好像对于明雨溪的背景并不吃惊啊!”向阳看着眼前的司徒沂南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照理说这么多年没有见,他在听到明雨溪的背景后多多少少应该惊讶一番,不至于这么淡定吧!
  
      “那,我该怎么吃惊呢!”
  
      果然,司徒沂南的这一句回答还真的让向阳尴尬!摸了摸后脑勺,说起来还真就是这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,这一次你回锦城准备待多久?我也好约谭斌和何志亮他们一起出来聚一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打算长待!”他简单的回答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服务生已经将他点的黑咖啡端了上来,他拿着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阿!”向阳道着有那么一点儿失落。
  
      想当年他们一个寝室也是四大才子啊!虽然顾沂南的名声在全校是最响亮的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司徒沂南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原本还想着,你要是在锦城落了根,我们还可以时不时的聚一聚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以后会有时间的。”司徒沂南道着,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,掏出了一张支票摆在桌面上,递给了一旁的向阳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,全是我迟到的新婚贺礼。”他说。
  
      “500万,兄弟,你这个贺礼也太贵重了吧!我不能收!”向阳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张醒目的支票,上面的几个零之后吃了一惊,立即将那张支票递回了司徒沂南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再说了,我结婚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,说什么我也不能收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收下!何况,我还欠你钱,多的算利息。”他说。
  
      “兄弟,那这利息就太多了,读书的时候你顶天就差我500块,你现在这个可是500万啊!我起早贪黑也要三五年才能挣这么多,无功不受禄,别介!”向阳道,将那张支票递回到了司徒沂南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“那,如果我请你跳槽呢!这些就是跳槽费用。”他说。
  
      “跳槽?”向阳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司徒沂南喝了口咖啡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不急,你可以慢慢考虑,我的职位永远都给你留着。”他道,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向阳。
  
      “沂南,你现在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看来十几年不见是当大老板了。”向阳笑着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,我最近的工作很稳定,暂时没有要跳槽的打算,抱歉啊!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。”司徒沂南笑了笑,摇着头。
  
      “诶,这雨溪去了这么久,应该快回来了吧!”向阳说着,抬眼,便瞧见了不远处从洗手间出来的明雨溪。
  
      对着她招了招手。
  
      “雨溪~”向阳唤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明雨溪抬眸望去,看见向阳正举着手笑嘻嘻的唤着自己,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,从她这个位置只能看到一个背影,那人应该是顾沂南吧!明雨溪这样想着。
  
      原本迈着的步子,微微的停了下来,心跳的很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,到最后深吸了口气,握紧了拳头这才走上了前去。
  
      “快,沂南都来了好一会儿了。”向阳笑了笑,对着明雨溪大声的唤着,明雨溪皱了皱眉,这才走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可是越近,却越觉得心绪不宁,一直到了那个坐着的男人的背后,她再上前了一步,看着男人的侧脸,微微的愣在了原地。
  
      司徒沂南搁下了搅拌着咖啡勺的手,唇角微微咧开一抹淡淡的冷笑,转头用自己那张俊逸的正脸面对着眼前的明雨溪,冷声的道着四个字,让明雨溪重心不稳狼狈的栽倒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他说:“好久不见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